–Live Long And Prosper
–Peace And Long Live

企业号舰桥的小公主 16

(和Jaylah篇是姐妹篇章,时间线设定在Jaylah事件之后,不然对小公主Joanna太不公平了。相较于Jaylah的故事,Joanna的故事是相对傻白甜的讲述小公主被大家宠着。)

———————————————————————————————————————

可以确定的cp有Spirk(SK)  Uhura和Scotty  

会用到一些星舰学院里的设定。

富兰克林号事件之后,企业号尚在修建的时候,Jaylah已经入学了。所有人都有着新的任务。此时J妈和第二任丈夫不能带着十岁的Joanna一起去。好心的继父说服了J妈联络了Bones去照顾小公主。

写的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

已经不记得前面的剧情了,我看着最早的剧情填了哦。

 

Joanna篇

 

[well,通讯室,接通约克城号,在放出第一梯队的侦察机之后立刻带着护卫编队迂回到侧翼,让罗德尼号开路……]很快,更先开始部署的是舰队这边,[通知轮机长和侦察机队长,在收集到地方情报后立刻到企业号进行补给作业收编为企业号第三侦察梯队…]

 

[Aye Aye,Captain!]x7

 

 

[报告!雷达探测到接近飞行器,是否迎击?]

 

[升起……所有舰炮组成拦截弹幕阻拦抵近侦察,萨拉托加号,大黄蜂号立刻起飞作战机群务必击落对手!列克星敦号后撤,每个编队抽调一支驱逐舰在航母周边巡逻协助搜索或者攻击敌舰,这波交火接近结束后立刻起飞列克星敦上的侦察机追踪敌方前来的方向,萨拉托加再起飞一组轰炸机群和俾斯麦号一起追踪!]对手也是因对迅猛,甚至考虑到战列包抄的可能,但是[那又如何?我们可是多一嗖航母的作战能力啊。]

 

 

[对方应该把旗舰后撤了,通讯官顺便注意一下破译频道看看能不能提供到坐标。]舰长继续指挥,毕竟系统有时候再怎么模拟真实也永远会忽略掉自然的随机组合。

 

很快,能力一流的Uhura成功截获无线电,提供了萨拉托加号的航母编队的坐标,领航员和轮机长成功发射三发鱼雷一枚命中了萨拉托加的燃料室,另一枚被编队的护卫舰舰船舷阻拦,正当对方松了口气,却见对方几艘战舰一个大摆尾像是要撤退,赶忙安排损管还算有救的萨拉托加号,而这个损管调度……

 

 

[怎么可能会没有人侦察到敌机编队!]对方的领头人不敢置信。

 

的确,真的海战中,怎么可能不会发现抵近的敌机呢?但是这可是电脑,在舰桥下达了损管萨拉托加的指令之后,它便理所当然的,将被选择为损管支援的资源设定为损管待机,但参与修复的效率却将其他兵种的效率降低为论机组的一半,十分不划算。在Jim派遣的第二波轰炸机的投掷下,萨拉托加彻底覆没,编队只剩下两只护卫舰,其中一只还岌岌可危,于是……

 

 

 

[Chekov,看你的了~]满是期待和狡黠,Jim本人笑的像只狐狸。

 

[Aye!Captain!]随着调度指令经Uhura的传达,看着转播的各位只见另一方岌岌可危的护卫舰,就这样被不明力量推翻,无可救药沉了。

 

[非常完美的计算。]Spock从旁点评。年轻的领航员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埋头在自己的草稿中,镜头来了个特写,却是IRIS的科学板块炸开了锅。

 

 

[他们到底怎么做到的,侦察机还没有搜索到敌方舰队吗?]舰长扭头看向身侧工作台的通讯官,对方遗憾的摇摇头[第一批次的侦察机刚刚回来,我已经按计划派遣大黄蜂上的侦察编队给还在盘旋的侦察机带路。]

 

这时,主控台另一侧的领航员(就是侦察班)抓着他的试算草稿,跑向舰长身后的轮机长。

 

 

[我相信对面的领航员应该察觉到了。]Jim把后背靠在不那么舒服的座椅上,懒洋洋的看着他的同伴们。

 

[但我们已经到了指定位置了,这个地方侦察会错过我们。而我只需要四分钟就可以安排好我们剩下的舰船就位了。]Sulu手头上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这时才有更多的观众发现自己早已忘记了模拟游戏和现实里,实际操作最多的其实从来不是舰长和大副。

 

[Cap!概率参数得出了,敌机经过后一分半下达起飞命令@##&%#%……@]和大副一起加快运算速度的两人组从数据堆里出来,不善言辞的瓦肯人自不会在多说几句话,而领航员的混杂着口音说的越来越快以至于基本没人能听清……

 

[Scotty~终于轮到你的强项了,我说的没错吧~]附赠一枚俏皮的眨眼,像极了邻居家恶作剧的孩子。

 

[Aye~Cap,一切运作良好,我敢担保误差绝对不会超过五秒!]轮机长兴奋而又紧张的盯着全息模拟雷达,对于军迷而言,在这里可以通过自己的机械技能能力提升参数的模拟系统十分人性化,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提升参数,不升反降的大有人在。只是没有普通公民会质疑在职的星际舰队的轮机长的专业技能水平。

 

 

[也许我们应该放弃侦察机的回收。]领航员结束了和轮机长的讨论,走回舰长身边,[趁现在起飞轰炸机组,航母在编队护航下前进移动才有更大赢面。]其实真的不该小瞧这次的对手,对方的领航员作为凯尔别人一直以来因为种族特性对危险的感知,这让他们在警务系统当中表现得相当出色,而对面的这位更是总部地区的优秀派驻人员之一。

 

对方的团队协同的很快立刻放弃了覆灭的第二航母编队,把还能使用的护卫舰直接调集到开进的路线上节省了时间。

 

他们总不能输的没面子吧?舰长释然的笑了笑,整组人立刻变得更自在起来,接下来的调度尽然有序,所有的一切都在就位。场外的模拟全景地图上观众们已经看到了对垒的双方看起来就像是舰队张开了一个巨大的口袋就等着警司这条大鱼自己钻进去。

 

 

 

但是,[但是,掉以轻心的话搞不好对方会一鼓作气的把我们这个网兜破开呢?]Jim笑的灿烂,[既然对方已经上勾了,Mr.Sulu,我们是时候换一下位置了。]

 

[指令已经全部下达,部分手动操控申请第二舵手。]亚洲人修长的双手灵活的在投射出的仪表上忙碌着,但丝毫不见忙乱。

 

[当然,我相信现在只有我是空闲的不是吗?]Jim笑着从模拟室后方的舰长座位起来,走到被激活的第二舵手岗位上。虽说做了多年的指挥工作,但优秀的学生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最后,老本行是开船的明显会比老本行是开车的更浪,借着职业技术优势钻了系统漏洞,这帮工作时间之外就没个正经的舰桥组,愣是利用理论时间把敌舰队队甩了个大漂移,原本的口袋在所有大小终端的观众眼前生生变成了两面夹击,这样一来对方的机组编队直接飞错了方向,甚至在捕捉到掉队的护卫舰时把自家主力带向了火坑。即使是凯尔别人都不知道,到底哪边更危险还是说,一样的危险?

 

出了模拟室,凯尔别人耿直的问了出来,毕竟确定好自己的反应参数才能避免在往后的工作上避免相同的错漏,甚至深层的加以利用判读形势。

 

[从理论上说,你们若是不理会那艘护卫舰按照原计划应对的成功率会在当时的四种应对模式模式中高出实际操作1.2个百分点。]Spock仅仅稍一皱眉的时间便给出了较为准确的数据、并且表达了就这一点与联邦安全系统中供职的凯尔别人一起进行细致的研究——作为舰队的高级成员之一、热爱和平的瓦肯人,参与到这项研究中是符合逻辑不浪费生命的行为。所以,你是说和我们一起过空闲休假是不合逻辑而又浪费时间的事情了?Jim残忍的吐槽。我的并非如……/我知道的Spock,现在我们应该好好放松。接下来就是明天早上的皇族面圣,你作为教育大臣陪同Joanna和Robert出来,Sulu和Chekov作为安保相关也要出席,你说会不会有危险……?!

 

想到此处,Jim脚下一个踉跄但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低血糖,毕竟他亲爱的“父亲”及时地给他扎了一针营养剂。一天的活动下来他们完成了七项任务,只剩下最后三项了。所有人都在关心积分榜。

 

在与星际士官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对战并在耍太极战略实行成功,在损失不大的累计分数下毫不意外下获得了全部五组对抗中积分最高的优胜,但是屏幕热词则是“放水了吧!!!”“为什么我们没有这种待遇啊!!!!”这类听……看起来就是企业号船员和Jim老同学们的吐槽。

 

在大家玩游戏的态度下,Joanna的积分还是累计达到了十个候选人的总排名第二。压制一头的是隔壁的大白雪公主——不不不,不是Any是更高的年龄组。

 

而很快,就是迪斯尼在新世纪中继烟花晚会之后最颇负盛名的星河晚宴。本身就人数庞大的十个团队120人之外再放进“主持”晚宴的冰雪女王姐妹和阿伦戴尔的“贵族们”,中心庭院就再坐不下其他人了。但这么盛大的活动怎么可能会只有那么百十号人才能在乐园里享受晚餐呢?新世纪的这个取代烟花晚会的节目,就是主题城堡的公主招待所有来到她们“王国”的客人,在街上沿途铺上洁白的桌布摆好餐具,再是智能仿真机器人协调一致的为参与的客人奉送上精致的美食。

 

幕后的休息室里,看着正在扮演国王的议员,Jim似乎领略到了什么悄悄拉着Chekov到一边不知道做什么。或许是骑士长与王储在商议怎么抵御外敌,又或者是舰长与领航员在规划路线,即使他们最近没有星舰可开但依旧在相关岗位上供职。

 

在这天下午,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某个组的小矮人不小心掉进了水池,或者指挥在对战模拟的时候发出了奇奇怪怪的指令,据说是来自一款古老的叫做星际争霸的游戏这些让人们开怀一笑的小笑点,不过对观众来说最为难得的恐怕要数半瓦肯人Spock的参与吧,辨识度极高的尖耳朵如今更加少见。

 

TBC

 

 我都要忘记自己的脑洞了orz,说真的这个还有人在看吗?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Lumos ~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