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Long And Prosper
–Peace And Long Live

企业号舰桥的小公主 2

 (和Jaylah篇是姐妹篇章,时间线设定在Jaylah事件之后,不然对小公主Joanna太不公平了。相较于Jaylah的故事,Joanna的故事是相对傻白甜的讲述小公主被大家宠着。)

———————————————————————————————————————

可以确定的cp有Spirk(SK)  Uhura和Scotty  

会用到一些星舰学院里的设定。

富兰克林号事件之后,企业号尚在修建的时候,Jaylah已经入学了。所有人都有着新的任务。此时J妈和第二任丈夫不能带着十岁的Joanna一起去。好心的继父说服了J妈联络了Bones去照顾小公主。

写的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

 

Joanna篇

 

[Joanna是你吗?亲爱的我是你父亲!!]惊喜之余,医官兴奋的调高了音量以方便他的好友Jim和其他人都可以听到他女儿的声音。但出乎预料的是,通讯的另一头却是个男孩子的声音,似乎对于接通受到的不小的惊吓。

 

嘈杂的背景声全是一些嘲弄话,几乎所有人都听不出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唯有Uhura的职业素养让她下意识的将所捕捉的句子叙述出来[Frank!那个Joanna叫daddy的号码是假的吗?快告诉我们!][就是,肯定是Joanna找人来假扮的,谁不知道她爸爸妈妈现在不要她去了猎户座星系?][Frank!通讯已经接通了!快呀别发愣!]

 

Uhura看向一脸怒容的医官,连Spock也高高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表达了对那些人的不赞成和鄙夷,噢当然他不会承认的。而Jim则抬手抓了下脖子嘀咕了一句[我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Frank这个名字。]

 

[咳咳!你就是Joanna·McCoy的daddy?还是说你只是收取一些信用点来假扮的?……就算你是真的,你其实也不在意你的这个没人照顾的女儿吧?可怜的小Joe~连你也没办法帮她了吧~我就在旧金山城市小学,你有能耐的话就来找我啊~]几乎就只用了一口气,自称是Frank的男孩就结束了通讯。

 

[Bonesy,我不喜欢,半点儿都不喜欢叫Frank的混账。要我去帮你踢那个臭小子的屁股吗?]Jim很生气他所经历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女孩儿身上,他以自己睡过的女性们打包票,Joanna绝对是父母们心目中的小公主,漂亮善良善解人意这些童话里老掉牙的设定都良好的体现在了姓McCoy的人身上。

 

[请算上我一个,舰长。]严谨正直的亚裔舵手到底也有自己的宝贝女儿,感同身受的有护犊情绪。更何况他听舰长说过他们鸡妈妈的医官的前妻是怎么剥削了医官珍视的一切。感谢星舰,Demora和Ben还有他的家族一直都在他身边。

 

基本上除了Scott需要递交资料,没有安排的舰桥组成员都表示要跟着医官把所以欺负他们医官家的公主的小鬼们一顿胖揍——是的,包括美丽优雅的Uhura女士。而尖耳朵则在表示瓦肯人热爱和平不应参与任何暴力的行为,而Uhura作为女性不宜参与此种行动的观点后,收获了包括战斗民族舰宠的白眼共计六枚。权衡了0.89s后,他决定保持沉默。

 

[Spock,这次你得听我的。]Jim强硬的以人类的方式给了他家尖耳朵一个短暂的吻,获得一个迟疑地点头——这表明Spock让步了。于是拉着怒气冲冲的老骨头往前走,其他人没有提出疑问的跟在两人身后。

 

[我们去二楼的传送室,Mr.Chekov你把刚才通讯的坐标定位设置到传送器里,Uhura你和Bones第一批去,Mr.Sulu,Uhura认出一个你帮Bones打一个,记住,打屁股就好。至于Spock你和我等第二批传送过去。]跑进电梯里,Jim快速的安排了接下来的任务。

 

不过两分钟,第一批过去的三个人便可以站上传送台了。待到控制台显示最后一份量子被传送到指定坐标并成形后,Kirk转向了Spock[找到了吗?]

 

……旧金山城市小学·四年级生物实验室

 

挂断通讯后,Frank有些心虚的松了口气,惹来了其他人的笑话,换做是之前他恐怕只会调笑回去,但这次不一样,离话筒最近的他听到了一些声音,像是他时常关注的星际舰队的发布会时总会听到的声音……希望接电话的人不是舰队的,他还想象过自己长大后要去舰队里威风一把呢。谁知道舰队会不会就这样拒绝他入学?毕竟他没什么天分,只能勉勉强强地被星舰学院录取。

 

一些班上和Joanna要好的女孩子看不过去,聚拢在Joanna身边为她隔开那些讨厌的人。[Jo我们不哭,你爸爸不是回到地球了吗?他怎么可能会不要我们的Joanna小公主?][就是啊,Joanna最好了,上次我生病爸爸妈妈出去还是Jo你天天过来照顾我的呢,Jo你还有我们。][Jo你别信他们,Any可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在联邦工作的人多了去了,说不定你爸爸就是舰队的所以才这么忙的啊。]女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安慰着啜泣的Joanna。

 

[她的爸爸要是在联邦工作的,那我就离开旧金山!][别傻了,她爸爸做接线员也说不定啊~]男孩们总是实力挖坑。

 

[更别提真的是的话,那Jo你就别指望你的爸爸可以帮你教训我们,他只能说我几句再投诉我们~][你爸爸肯定不敢……嗷!!!]和其他人又一次起哄的Frank惨叫一声后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抽搐着滚下了他站着的课桌。

 

[这就是我见鬼的教训你们这些欺负我宝贝的天杀臭小子们的好方法!]收回自己手上的无针注射器,从包里拿出一管新的便利落又凶狠的扎到由Uhura友情认证的下一位臭小子的脖子上,满意的看着这一位同样抽搐晕倒在地上。动作利落到一起被传送过来的两个人都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舰长总喜欢把医官派到外勤小队里。

 

在连下四个臭小子之后,Leonard·McCoy这才转向自己六年未见的宝贝,动作极尽轻柔的将女孩儿楼进自己的怀抱里[Sorry my dear,是daddy没有照顾好你,宝贝不哭,你妈妈不在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好吗,?你就是要我去中立区给你抢一艘战舰开我都答应你。不哭了,亲爱的……]大McCoy操着浓郁的南方口音安慰着他啜泣不止的小McCoy公主。

 

站得远的男孩们合不上他们下巴,按Jim的话来讲就是被驴踢歪了。[他们是怎么来的?][天哪,他们是传送过来的吧?旧金山的公共传送亭难道开了吗?][你瞎了吗?他们三个都穿着星际舰队的制服!他们肯定是传送过来的!Jack你最好像你说的那样离开旧金山了!她爸爸真的在联邦工作!!]但很快,再度开口的混账们的声音被Uhura捕捉出来,他们在躲过了无针注射器后没有躲过舵手先生的植物袭击——某种企业号先前在一颗M级行星上发现的藤蔓累植物偏好对恒温生物的“臀部”进行击打行为。当然,针对这一植物的排斥和吸引信息素喷剂Sulu当然有带着以免误伤其它人或者定向诱导攻击。

 

说真的,Bones还是靠着它找到了Tribble们的排泄腔到底在哪里,顺带又一次捞回过敏发作的Jimbo的命。这也是为什么Jim选择当第二批过来的人而不是第一时间和好友过来。

 

[呜—我…我以为da……daddy你真的呜—不要我了……daddy你来了,就好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说完半句话,Joanna·McCoy终于憋不住数年来的委屈,的在久违的爸爸的怀里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哦——McCoy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碎了。

 

TBC

 

Joanna不哭,爸爸已经回来了。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时永远也不要担心任何的伤害。(好吧亲爱的,你妈妈不算。)

评论 ( 19 )
热度 ( 54 )

© Lumos ~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