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Long And Prosper
–Peace And Long Live

企业号舰桥的小公主 7

(和Jaylah篇是姐妹篇章,时间线设定在Jaylah事件之后,不然对小公主Joanna太不公平了。相较于Jaylah的故事,Joanna的故事是相对傻白甜的讲述小公主被大家宠着。)

———————————————————————————————————————

可以确定的cp有Spirk(SK)  Uhura和Scotty  

会用到一些星舰学院里的设定。

富兰克林号事件之后,企业号尚在修建的时候,Jaylah已经入学了。所有人都有着新的任务。此时J妈和第二任丈夫不能带着十岁的Joanna一起去。好心的继父说服了J妈联络了Bones去照顾小公主。

写的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

 

Joanna篇

 

Any一家就坐在他们桌子隔壁,刚开始Joanna还没有认出来,因为她的同学有着漂亮的栗色头发而不是背对着电梯口时露出来的黑色短发——显然她想要成为白雪公主而不是白色公主。这次同一标准日历上举行的活到并非涵盖了迪士尼创立以来的所有公主。而白色公主被安排和第一位公主在同一个场所选举,证明了这位殿下的人气。

 

白色公主在其母星上留下的功绩让她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就像苏瑞克在瓦肯人心目中的地位一样,在这位聪明果敢的公主回归星辰二十三年之后,迪士尼和王室合作推出了这一部全息动画电影——电影票极其高昂,因为每一位观影者都要使用动画角色皮肤,不然在动画中即使是安多利亚人也会觉得“太假了”。尽管当年的全息电影技术只能让观众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该片在故乡星系上收割了巨额的信用点,星联当年因为这笔税收让舰队得以重新开始设计重型战列舰——虽然没有建造,但足以窥视那是怎样一笔信用点了。Jim的经济发展与星舰的历史关系研究课教授如是说。

 

而率先发起对话的,却是Any一家。她的外祖父在星联最高议会里占据了一个席位,最近正在发起与罗慕兰人和解,共同抵御克林贡人的政治主张。在见到了目前人口数量急剧减少的瓦肯人之后,自然而然的要打个招呼。[您好,Sarek大使之子。我以为瓦肯人并不会到这些地方来,但还是很高兴见到你。]鬓角像糖霜般灰白,脸上的褶子堆叠着,Jim仿佛看到了离他而去的Pike,显然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神采奕奕的老议员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

 

[Joanna?你也在這里~这真是太棒了,要知道我们学校有好多人原本是要来的,可惜迪士尼限票了。不过我一定可以成为白雪公主的!获得官方承认的公主头衔誒~Jo你是要来选白色公主吗?这次我们一定要站到悬浮花车的最高处哦!]兴奋不已的Any似乎早已习惯了黑色的假发,而天生有着靓丽的如黑夜一样的黑色头发的Joanna该准备好她的白色假发了——能动的白色假发。但别误会了我们在巨蟹星云中的高等智慧生物的头发和安多利亚人的触须是一样的,白色的发色基本是他们王族血统,这恐怕是Joanna的优势之一了——她拥有星际舰队的精英们将她宠若公主。

 

午饭在舒适的环境中结束了,诚可谓是两个天使般的女孩儿,但回到房间后,Scott在他和Uhura的套间客厅——多么体谅情侣的豪舰长——里谈论,其实是Uhura的职业病犯了,忍不住对自己的爱人说起来:Any或许可以是举止不凡的贵族小姐,但她终究不是高贵亲善的公主殿下,也难怪Joanna的小朋友们更喜欢Jo……

 

[Jo,我们今天下午就要去竞赛报名了,中午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觉。]医官温厚的手稍的稍为他的女孩儿捂热了在空调里冷得发红的小耳朵。所幸迪士尼的床铺一如既往的柔软舒适,McCoy看着自己陷下床垫将近十厘米,与此对比的是Joanna压下的浅浅的一层,医官只能努力的抑制住自己双眼的酸涩,让自己忘记正常情况下十岁的孩子到底应该让床铺下陷多少。Damn it!Bones觉得他需要去找Jim喝上一小杯。结束了思考期间无意识的抚摸,缓缓的抽回自己的手将自己撑出柔软的公主床,打算去找住在旁边的Jim,却在受到拉扯时顿住脚步。

 

[Daddy]Joanna看着自己生父迷茫的起身离开感到担心,这是因为今天照顾她很累吗?女孩迷迷糊糊的想着,伸手扯住一片衣角,[Daddy,你好像很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因为父亲的抚摸而变得双眼迷瞪的小女孩有种说着说着就要睡着的感觉。

 

[爸爸会的,嗯?但是爸爸现在还不能睡honey,你的Jim叔叔把大地精叫去取我们的cos服了,绿血大地精不在那个臭小子一定不会乖乖睡觉的,爸爸去看看,快睡吧。]说着留下一个不带胡茬的吻在香香的额头上,带上了房门。走向对面那排非主题房间……

 

鉴于Bones同时是Jim的家庭医生,他从法律上拥有进入Jim房间的权力[嘿!Bones我保证我看完这个档案就睡。]被预计之外的开门声吓到的Jim抱着他的官方PADD从起居室沙发上滚了下来。

 

[就算是舰队的也不行!Jim……不对,来陪我喝上一杯。]Leonard觉得自己像是中了什么未知的宇宙病毒,直挺挺的瘫倒在沙发上。见状,Kirk顾不上什么狗屁档案了,锁好PADD之后挪动他的屁股放到老朋友的的身边。[好吧,亲爱的Bonsy,但你得告诉我你怎么了。]说完翘起屁股给他的老朋友。

 

[该死的让你用真皮再生器把那些痕迹消掉你怎么又不听话!你是想让Joanna看到你和大地精是怎么滚到一起的吗?!]正欲踢上一脚,却被Jim手上的酒瓶子吸引了注意力,[你把酒藏在沙发底下?!皇家礼炮?有你的Jim。说起来虽然我对我们所有人名列前茅有信心,但Jimmy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些大地精们出的题Joanna答不上来没有获得四个候选资格之一怎么办?一百个孩子争四个……哦谢谢。]Bones被Jim递来的酒堵上了喋喋不休的嘴,稍稍咽下一口他在心里给自己做了个心理健康评估,考虑是否需要给自己来上一针?

 

[这比我们费劲心思想登上星舰可简单得多了Bonesy]Jim有些烦躁,正如老骨头是最了解他的人(他的Spock除外),他恐怕也是最了解Leonard•McCoy的人他看得出Bones在迷茫,烦躁自己还能不能做好Joanna的父亲,他清楚自己爱着Joanna却害怕再一次缺席Joanna的人生。

 

而依照他一直以来对他好友的了解,他只要默默地陪着他,Bones是他所知道的最好的医生,他总能治好几乎所有的疑难杂症,他甚至在三年前将他从死神的宫殿里抢回来。但整个企业号上也只有他知道Bones在少见的几次企业号成员折损的时候总是会一个人默默在军官的小酒吧等着,还把门用自己的权限锁上。每次,McCoy都会等来拎着自己私货的Jimmyboy,用舰长覆盖码打开舱门,默默的坐在Bones身边,等医生自己治好自己,再两个人一起去到舰长寝室对面的首席医疗官的舱室。

 

他会坐在床边看着Bones疲惫的睡着,而这时侯便是轮到他和Bones角色交换地由他守在Bones的身边,这时他将用PADD一字一句的打出给不幸牺牲的舰员家属的通知与哀悼信,发送给星舰总部审核过后加上舰队的另一段哀悼词才会正式发送到家人手中。再之后,他会给他的首席医疗官放上一天假,确定McCoy进入睡眠至少三个小时之后,他才会起身离开Bones的寝室,好让自己可以在四个小时之后以专业的态度值班。

 

今天也是,只不过他们在1442时要带Joanna去园区玩一遍。但他也许可以在老骨头这次治愈好自己之后帮助他不会再陷入对Joanna的不安的漩涡之中。在重新藏好酒之后,他为医生进行了醒酒剂注射。细心的为自己好友盖上薄毯,在另一张躺椅上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

 

[computer,灯光下调至7%]

 

 

 

TBC

 

窝是学旅游的,所以实训类的课作业比较麻烦……总之窝总算扯完游艇会展的观后感和产业发展建议,暗搓搓想着星际联盟有没有考虑过开放星舰作为旅游产业呢?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Lumos ~φ(゜▽゜*)♪ | Powered by LOFTER